公公.jpg  

孩子們的爺爺已經離開將近一個禮拜了,到現在為止,家裡的氛圍還沒辦法習慣家裡少了他,偶爾想起時,有一種難以言喻的難過,卻無法完全用言語或淚水來表達。

今天公公的國小同學會會長吳叔叔來家裡上香,我一邊折著紙蓮花一邊聽著吳叔叔拿著通訊錄聯絡著老同學告知公公離開消息,也同時一一通知他們公祭的時間,當下我心裡有好多好多感慨。都六十幾年了,還保持著聯絡的情誼有多難得。只是,能通知的其實也沒幾個,畢竟,他們都這把年紀了,一個班級裡又有多少同學還健在能接到這樣的通知電話?而接到這樣電話的心情,又存在著多少的沉重?對於自己未來的時日又該如何期待?

近些年來,對於死亡,我似乎不那麼害怕,但反觀對於死亡似懂非懂的大兒子,這是他人生中第一次面臨至親的家人離開,他看似堅強的樣子,卻把害怕及難過藏在最深的心裡。

公公在要離開時,兩個被我抱著懷裡的兒子看著我們大人難過、哭泣、聲聲喚著他們的爺爺,他沒有任何特別的反應,也沒有跟著哭喊要爺爺。我以為,他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回到家時,他卻問著我:「媽媽,我們可不可以叫神明讓阿公回來?」

阿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