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好友前陣子帶著苦臉來找我。她父親想跟她借錢,說是要投資朋友的店,是穩賺不賠的行業,希望她能借他一些錢。她的生活並不算優渥,要擠出一點錢贊助並不是不行,只是依照她的經驗是,她父親手上一有錢最後都是賭個精光甚至賠了一屁股回來。

 

因為有太多次不好的經驗,她父親的朋友、甚至是她的家人們沒有人肯對他伸出援手,她看著她父親拉著老臉到處去向別人借錢心裡難過,也掙扎了許久,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她 說她的父親一向是個有理想的人,但也是個慾望比較高的人,有時會太好高鶩遠,年輕時的錢幾乎都敗在「義氣」跟「賭」,近幾年因為生病,生活平實了好多,從 沒再提起過要拿錢去做什麼大事,也沒再想著要去到處跟人籌借錢做些不實際的事,她以為他父親的想通了,看來並不是這麼一回事。

 

「若是以前,我一定二話不說直接拒絕他,但這次,我還沒有答案。」她說。

 

她 並沒有看好她父親這次的投資,她會遲疑只單因為前幾年她父親生病時,讓她想得比較多。她告訴我,以前小時候,她的父親會為了小孩們的學費到處去向人借錢、 為了她想多方位的學英文想辦法也要借錢來為她添教具器材、讓她上補習班、做再辛苦的夜班也都是為了讓小孩安心的做想做的事,雖然生活不富有,卻也沒餓過一 頓餐該讀的書也沒中綴過。

 

或許,這就是父母對子女的愛;但是她問我:那她為人子女的愛呢?

 

同是為人父母,這一樣是一個讓我陷入深思的問題。

 

我問老公:「如果有一天,兒子想做一件他夢想的事,也許我們明知道成功的機率非常低,我們應該全力的支持他;還是讓他傷心呢?」

 

老公回我:「我現在賺的錢,都是為了小孩們,除了我們自己將來老了需要用得到的以外,最後都是他們的。」

 

就 某方面來說,我和老公比較理性,我們相信無論支持小孩或是長輩應當不遺餘力,只是支持,並不是一定要用傾家蕩產來證明,支持有很多方式,也並不是一定只有 金錢。只有金錢顯得太俗氣;沒有金錢似乎又太過小氣,我想老公說的是對的,我們用負擔得起的金錢能力支持是最實際的方式。

 

孩子長大追求他自己的理想,我們能給的是適度的資源跟全心的鼓勵,我也想問:給他過度的資源,是不是等於給了他到達理想的捷徑?那麼,這樣的支持是否也算是溺愛的一種?

 

我沒有答案,答案或許是也或許不是,教育小孩的背後有太多不同的理念,光是愛的教育就有兩極派的支持者,答案都在父母對孩子的愛裡頭。

 

我把和我老公討論過後的想法跟好友分享,幾天後,她告訴我,她還是拒絕了她的父親。

 

她說,如果她的父親是向她借錢去學英文學電腦學財經上大學,那她一定想辦法也會為她父親繳完學費,然而,她父親的所謂投資即沒有周全計劃他也沒有相關經驗、完全是個門外漢,她借了錢基本上就是肉包子打狗。

 

她愛她的父親,但不需要用這樣的方式來證明,她苦笑著說:尤其她跟她先生還有兩對父母跟一對小孩要養…

 

「愛有太多種方式,但金錢絕對不是唯一的方式。」

我想,她說的一點也沒錯,無論是對我們這種平民百姓或家財萬貫的大富豪父母,金錢永遠都不應該是愛與支持的唯一方式。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標 的頭像
阿標

標.誌.

阿標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