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幾天晚上,我們家的爸爸忙得天昏地暗沒辦法陪你們兩個寶貝說床前故事,媽媽陪著你們睡,我睡中間,哥哥睡左邊,弟弟說右邊,哥哥很乖通常都可以自己睡著,就只是經常捨不得睡愛跟爸爸媽媽東聊西扯;弟弟則經常在床上滾來滾去,翻了好幾圈才肯睡著。平常媽媽為了怕弟弟滾到床下或滾到頭敲牆壁,睡中間時,我總是要側著身看著弟弟,等弟弟開始入眠了,才轉過另一邊抱抱哥哥。

 

那天,弟弟一如往常的在床上滾,我望著天花板想了想:平常都先哄弟弟,今天就先哄哥哥吧。於是我側過身抱著哥哥,把在床上翻滾的弟弟拋在背後。

 

哥哥呀,其實從弟弟出生之後,媽媽最怕的就是讓你有「媽媽偏心」的感受,這一年半來,媽媽是花了比較多的時間在弟弟身上,就如同你一歲半前一樣,當你也還是個小baby的時候,媽媽半夜經常得爬起來餵你喝奶,或者你半夜惡夢時,也是一樣把你抱到我們的床上安撫你到睡著,當你哭著要抱抱,媽媽也是讓你像無尾熊般地黏在我身上,在你兩歲之前呀,你可比弟弟還黏多了。

 

真的比起來,哥哥你呀,比弟弟賺的還多呢,因為在弟弟出生之前,爸爸跟媽媽只有你一個寶貝需要照顧,至少你還能有機會喝媽媽的母乳到一歲多,弟弟卻只喝了幾個月;你在一歲半前吃的每樣副食品都是媽媽一樣一樣準備,弟弟呢,只要營養夠,媽媽就盡量從簡了。這些都是媽媽覺得對弟弟較虧欠的地方,所以總盡量從別的地方補其不足。

 

要公平的愛兩個人,或許就像在走鋼索一樣,總是不時地一下調整向左、一下向右,當你覺得重心偏左時,往往是由右邊失足掉落,而不是左邊,越是想保持平衡,就越容易失衡。

 

因為如此,漸漸的讓局外人以為我偏愛弟弟,別人如何想我來說無所謂,但對你來說,是非常有所謂的,媽媽打從心裡的不希望你有任何一絲絲的念頭覺得我偏心弟弟,因為對我來說,你們兩個一樣份量、一樣重要。我不在乎別人怎麼想,但介意別人否定你在我心裡的地位,只因我不想留下任何一點點讓你可能懷疑我的愛的機會。

 

雖然我是你們的媽媽,但我同時為人子女,對每個子女來說,沒有什麼東西是比父母的愛來得重要,這是我之所以重視你們感受的原因,我不管阿公阿嬤或誰誰誰比較喜歡你們哪一個,你們都要明白爸爸媽媽的愛都不會因為他們多愛誰一點,我就給他少一點的愛。

 

前一陣子有一部電影叫「燃燒鬥魂」(The fighter),描述一對兄弟在拳壇奮鬥和一些無法輕描淡寫的心歷路程。雖是一部勵志片,但倒是再次提醒了我,手足間,也許偶爾需要良性競爭,但絕不是競爭父母親的愛。

 

提醒,並不是提醒我要公平一點,因為對你們,我真的真的愛的很公平,只是提醒我自己偶爾靜下來,注意你們的感受。如果如果,有一天,我因為太忙或健忘而疏忽了,請別忘了給我一個暗示加明示。

 

我或許沒辦法保證我會做得很好很好,但一定一定可以保證,我這一輩子呀,對你們永遠不會偏心。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標 的頭像
阿標

標.誌.

阿標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