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許是因為曾經與怪疾離得很近,所以很深地思考過關於「死亡」這課題(可參“如果有一天”一文。),這兩年我對「死亡」兩個字,沒有想像中那麼害怕,或許這也跟我本身快速自癒能力夠強有關,當初公公被宣判是癌症三期及他離去的那一刻,我難過、捨不得,但沒有沉溺悲痛太久。
 
大家都說公公是個有福報的人,離開時沒有太多痛苦,突然間昏迷,然後慢慢的失去力氣、失去了心跳、連微弱的動脈,也只花了幾分鐘,就停了。他最疼惜的我們:兒子,媳婦,兩個可愛孫子,以及他最放心不下的妻子-我的婆婆,都在床邊,送他這一程。比起那些兒女總不在身邊的老人家,或獨居老人,能像我們這樣一家子陪他走完,夫復何求?
 
一年多前,當醫生宣判公公患了「食道癌」之後,家裡的氣壓著實低迷了好一段時間,為了怕影響他老人家的心情,在他面前,我們盡可能的鼓勵他,不讓他難過或流眼淚,而家人的淚水只能背對著他流,再難過也不在他面前哭出來,因為我們都知道,我們要比他更勇敢。
 
算起來,我們比很多人幸運太多,至少醫生還給了我們一個期限。在聽過幾次親友口中的「心肌梗塞」驟然離逝的案例之後,我們真的很幸運還有那麼多寶貴的時光可以陪伴他、盡可能的帶給他歡笑和幸福。
 
大約兩個月後,我們利用房貸增貸的方式換了大車,只為了能經常地全家出動一起出去玩。(不知情的朋友還會揶揄的問我們換新車是不是賺大錢了呢。)換了大車可以載著全家老老少少出遊,雖然不至於跑遍全台灣,但從北玩到南,孩子們和爺爺奶奶在車上那些吱吱喳喳聲、鬥嘴聲、和一起出遊的期待,都是這台車最大的價值。
 
一家人的歡笑不只在台灣,還飛到了國外,記得去年從新加坡玩回來之後,看他拿著照片跟親友一一介紹那些去過的景點,他臉上那些掩不住的得意和驕傲…還有什麼比這些更值得?
 
其實,我們還可以做得更多更好,但這一年多來累積的笑聲和回憶,真的很多很多,多到當他安詳的離開時,我並不真的覺得他離去了,他只是換了一個型式存在。在這個還不知道到底有沒有外星人存在的疑問世界裡,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天堂和另一個世界的存在,無論佛教也好、道教也好、基督教也無妨,我們用我們能接受的方式送親人離開,那只是用我們相信的方式設定一個可以存在的世界,寄託我們愛的親人、朋友。
 
也因為如此,我們還特別為他購置一間他會喜歡的房子,讓他可以帶到另一個世界去享樂。

HS123015_350_1.jpg  (圖片摘自skea)

其實無論那世界的存在與否,這都是寄託和思念親人的一個媒介而已。
 
「死亡」是我們這一輩子避不掉的關頭,無論是自己的,或親友的,都總有那一天,只是那天距離當下的時間長短不同。重要的是,這一路來,有沒有遺憾,以及眼前的距離可以讓你彌補多少。
 
可是呀,對於親人離去的釋懷其實也不過是一種安慰,我們何不是貪心的期盼命運能對自己、對家人手下留情,但,這又不如我們好好的珍惜和家人的每一分時光,不是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標 的頭像
阿標

標.誌.

阿標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