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久沒有看完一部電影後,眼淚停不下來的衝擊了。我甚至懷疑我有沒有這樣為了一部電影這麼難過過。朋友說「one day」是恐怖片,根本是驚悚片來的吧,我完完全全中招了,或者是應該說,根本把我的內傷逼出來了。

 

幾年前,自爸爸和公公相繼被宣布得了癌症,以及幾年前的那次怪病,甚至到去年公公走了,我這一路下來,總覺得自己的表現還算成熟、也很勇敢、冷靜的去面對。

 

我真的能這麼豁達地去面對生老病死、生離死別嗎?其實不,我一點也不。我沒有自己想的這麼勇敢,我只是不斷的把恐懼往心裡的角落塞,一直塞一直塞,塞到鼓起自己像是勇敢的樣子,只是等到再也塞不下,心裡的害怕滿到溢出來時,我才發現自己原來這麼膽小,又自欺的如此可笑。

 

我甚至懷疑面對生老病死,有多少人能真的勇敢?欺暪自己再久,我總是騙不了自己,我有多害怕哪一天我不能再繼續陪著我愛的家人、有哪一天我們又要失去哪一個深愛的家人。

 

恐懼失去讓我們更懂得珍惜,但我們總還是希望老天能手下留情,我們都貪心的希望有更多的時間去愛和繼續被愛、陪伴以及被陪伴。愛可以讓我們變得勇敢、變得天下無敵,但是面對生離死別時,愛卻也讓我們頓時變得懦弱、變得無助、變得恐慌。

 

愛情,無論是愛得那樣峰迴路轉或如何的雷霆萬鈞,總會有如電影「one day」中的one day。只是,當我們吸足了氣繼續假裝勇敢的同時,內心何嚐不是希望命運下一個捉弄的不是自己呢?

創作者介紹

標.誌.

阿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